ModestBreeze


  好的我来尬小论文了,按理说一个画画的不应该给自己加这么多戏应该把想说的话都塞在画面里……但是这次就不要脸一次………就当分享一哈心路历程(不)(主要是觉得并没有表达成功xxxx)而且这次的画面象征意味比较多…

按故事顺序来吧

爸爸那里的笼子比较明显就不说了



-阴影中的两个人是席卡内德和岳母,他们扼住了他的喉咙,阿玛德想救他


-主教的这个场景是唯一一次扎护着阿玛德逃走,这里阿玛德对主教的感情是有些复杂的,他很不满主教对待作品的态度,但是又明白主教能够欣赏其中的价值,并且在某些观点上他是赞成主教的(比如他们都有约束莫扎特的想法)

 主教对莫扎特身上才能与自我的割裂是有清晰感受的,因此阿玛德能够感受到主教看着“他”的视线,所以他很害怕,但是又有种亲近感,所以这里的表情也比较微妙。

骄傲的莫扎特小心翼翼地护着他的天赋从大主教身边逃离。


-然后这唯一一次莫扎特主动牵着阿玛德逃走也是唯一一次他们从光明处逃向阴影里。

 阿玛德总是带他走出阴影的,阿玛德总是向着光走,也正是因此才带来越来越浓重的阴影。大家责难阿玛德,称他耗尽了他的生命,孩童样的恶魔,但是趋光本身有什么错呢

  可以说是阿玛德(天赋、创作的欲望)带莫扎特走出了很多阴影:父母的死亡,各种命运的挫折,是他的诅咒,但更是他生命的慰藉




-这里用了06版的梗,上图姐姐替他带上王冠,下图是阿玛德拿走他的红色礼服

06版开头那里他被禁止穿红色礼服那段印象非常深刻,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只准孩子的他穿红礼服,明明他还是他呀。the prince is gone



-这一段扎抱着的是他自己的雕像,就是终曲时抱着的那个,这是阿玛德给他的。阿玛德这时已经预见到结局了,他们将会流芳千古,他是那样骄傲又自信的人,“我不可能埋没上帝赐给我的作曲才能。”他太想把自己的音乐传递给全人类了,包括最后拒绝主教帮助,写很多“低俗”的曲子,即使是凡人的他也有着这样热切的单纯渴望,“让全世界感受到快乐”。

所以他也紧紧抱着雕像不肯放,这成为把他压垮的负担


-这里的扎不是去接金子,而是去拥抱阿玛德

  阿玛德抱着金子喜悦的样子让他突然再也怨恨不起来了,他终于意识到这个孩子是他的半个身体、全部的灵魂,他比世上任何人都要对莫扎特更忠诚,他们仿佛分离了一辈子——他在才能与俗世欲望间挣扎了一辈子——又亲密得从未分离过一秒。

他带来了毁灭、他燃尽了生命、他是恶魔,这些都是围观者的判词而已。他本人最后拥抱了阿玛德(with a gentle smile)





-其实最开始只是想画这一张而已!!!!!!!!!!!!!!!!!!!这张原稿有8k,算是小尺幅爱好者难得的大画了……

星星落到地上,不过只是一颗陨石而已←一开始的立意是这样的,现在完全不一样好吗|||||||


  也是用了06的梗,非常非常喜欢06最后阿玛德趴在他身上一起死去那幕,非常温情了

  这里的扎还在往上看,他还是有眷恋和不甘的,阿玛德却很安详地依偎在他怀里了,作为莫扎特神性的那部分他已经了无遗憾了,用普希金大大笔下老萨的话说就是:

He came to bring usseveral tunes from heaven,
To rouse within us,creatures of the dust,
Wingless desire and fly away thereafter.
So fly away! the sooner now, the better.

  用我男神滴话说就是:

我是一条红,为了水波从我的体内流出。我交出我自己并几乎感到了幸福,几乎幸福得像一个倦于悲哀的男人。

  但不论他俩的想法有多少偏差,他们被紧紧地系在一起了,很多朋友觉得那是杀死他的光,其实也是知喻之光吧,阿玛德带他找到了永恒的光明,他们沉睡在一个小小的宇宙里,隔绝世界,稳定又安宁,所有的是非争议都与之无关了。


  我自己很喜欢这个故事,画的很顺。自觉有种说不上来的温情,长途跋涉后静静睡去那样。

  个人对阿玛德的理解还蛮奇葩的,一直把阿玛德当纯粹的具象化的抽象概念看待,因此也觉得他就应该是机械的、物化的、没有感情的才正常,他更多是一个“它”。是莫扎特童年的形象,却是莫扎特的理性、成熟、超人的那部分。再有就是因为一些个人经历原因,从始至终都对阿玛德的行为表示高度认可x

  “一切文学作品中,我独独喜爱以血写就的。”检讨检讨,很惭愧了。


评论(32)
热度(170)
回到首页
© ModestBree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