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stBreeze

碎碎念

  非常感谢喜欢!完全没想到风格和德扎那个差那么多还能被喜欢xxx感觉这个画法暴露了自己不扎实的基本功xxx

  这个故事在德扎画完后就开始想了!之前说过习惯先起文字草稿,这个故事长,文字草稿也比较长,也写出来一下,是真·流水账:

-他的生活没什么变化,独居,从早餐开始吃甜点。

-人们开始毫无顾忌地谈论他,夸赞他,不过大部分时间里,社交圈并不会想起他,他们谈论政治以及大量的花边新闻。

-他依旧有很多学生,有些孩子会提出想学莫扎特的曲子,他会以不擅长而推辞。

-下午他去参加了一场葬礼,是一位贵族,很多人来送行,他听见乐师们聊起了安魂曲。“莫扎特……”“死神……”这种场合可用不上他的庄严弥撒,他想。

-“这真令人悲伤,我们曾是很好的朋友。”“……啊,是的,多么悲伤啊。”

随后你会忘记的,他想,事情总是这样发展。他开始猜想自己能活多少岁,怎样或者,还能做些什么。死亡从某个时刻开始已经不那样令人恐惧了。

-旁人总会忘记你的,自己死后也会这样。莫扎特?人们聊他的故事,和音乐相关的话题才会提起他,然而大部分人生活中并没有多少音乐。

-他听见年轻的女佣哼着小步舞曲经过走廊。——“你的生活中怎么老是有他呢?”他这样问着自己,“怎么还不忘记呢?”

-今天是十二月五日,维也纳没有什么新闻,音乐家莫扎特死后,再也没有作曲



一些过程和一些小想法(仅代表个人观点!!!!!):

-莫扎特不是萨列里生活的全部,也不可能占据他的世界,萨列里也不可能“用余生去哀悼他”或者就此行尸走肉,他是一个梦魇,一颗流星,一位神明,时间虽然没法让他忘记可是却能改变情感,他依旧嫉妒莫扎特,只是不再痛苦了。

-萨老师一直是张晚婆脸主要是因为一些激烈的情感跟着莫扎特一同消失了,也没有美好的痛苦啊不用唱杀杀服你被小哥哥小姐姐SM了,这挺好的,他平静了不少

-p7的萨老师是在微笑的,他确实为能参与莫扎特的人生而自豪


-作画流程还是纸上草稿-ps,周末去798看展得到很多灵感,配色也是从别人画里偷的
,附上原图


画完黑白后自己画了三种灰,带变化的油画底那样的感觉,然后切着用x(最后只用了两种)


- 努力去更含蓄地讲故事、在看了很多作品后非常推崇画面和语言的沉稳真挚,技术上不够可以原谅自己,但一定不能虚伪,人是会撒谎的,画不能,一旦作假观者能感受到的

-通过单纯的叙事来传递情感和观念也是喜欢和推崇的!存在本身即是语言,非常后现代(滑稽jpg)这种语言一旦能传递出去就如同非洲原始木雕一样强力

-模仿的《灯塔》就是非常极致地语言,当一个人愿意用十几页去画一片叶子的落地时,撇开内容不谈,这本身就是一种有力量的语言了。

  我是努力用十几页只去描述一种情绪,但真的完全比不了,这个跟技术(对镜头的选择,画面的表达)和心态息息相关。自己很多时候:我知道再花点心思能做得更好,可是就这么凑合画吧。屈服于惰性,很惭愧很惭愧!!尤其是黑白灰构成和资料准备、前期学习上,明明可以做的更好,就是太懒了

-说幼稚真的不是谦虚!!!!!!!!在此之前并没画过漫画,很多流程和处理上都乱来的,镜头转向啊、场景布置啊、转场过度啊全都临时抱佛脚,满头雾水

 但是我是觉得幼稚也不全算坏事吧!自觉稚拙的语言也比圆滑、模式化要好,既然稚拙就稚拙到底嘛,刻意模仿了版画的处理。

-私心觉得表达比技术更重要,看图像小说得到的感想:好看的图惊艳一时,讲的好的故事能记一生,睡魔就是这样的,让人几乎忽略了画面,完全投入在故事中,非常非常佩服睡魔的画师们,尤其是最喜欢的Jill Thompson,婶是我的指路明灯,安静、简洁、生动、质朴的力量




只有在纸上才会打草稿的病怎么治啊!!!!!!!!!!(崩溃)

分镜在纸上特别难调整可是对着电脑大脑空白——不说分镜,对着电脑连好看的脸都画不出来——————(哀嚎)

偷偷丢上自己很喜欢的纸上分镜定稿(在近20张草图之后awkesfdlawes的定稿)(然而丢进电脑后还是改了很多)







评论(28)
热度(112)
回到首页
© ModestBreeze | Powered by LOFTER